日志 murphy

继续走在前列 讲好中国故事

在世界古典音乐的视野下,古斯塔夫·马勒的《大地之歌》可以说是中国古诗进入音乐载体的最知名典范。这部被全世界各国交响乐团演绎的作品,让中国诗歌在全球范围内深入人心。《大地之歌》取材于德国诗人汉斯·贝特格编撰的《中国笛》诗集,作曲家马勒把诗集里面的七首诗谱写成适合人声与管弦乐团合奏的大型作品。 一百多年过去了,把《中国笛》继续编入管弦乐与人声编制的努力却有人重新拾起,让中国唐代诗歌的魅力重新焕发光芒。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来自波兰的克里斯托弗·潘德列茨基继续根据《中国笛》撰写《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在乐谱扉页就写上了“广州交响乐团与德累斯顿爱乐乐团联合委任创作”。在作曲大师的新作扉页上被提及,成为了广州交响乐团(下文简称为“广交”)与世界音乐名作捆绑的重要里程碑。2018年正逢改革开放40周年,如果说当年的广交是广东文化事业“敢为人先”的重要里程碑,那么面向已经走向世界的交响乐团,接下来的篇章就是要如何“说好中国故事”。 天时地利人和:广交改革的“头啖汤” 走进广交团长陈擎先生的办公室,这位曾经是乐团双簧管首席的音乐家用沙哑的声音向我问好。这位早在1992年就成为乐团一份子的演奏家,目前是乐团的行政领导,他见证了整个乐团在制度改革中产生出来的巨大成就。纵观1990年代,广东和全国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广东跃居全国经济总量第一,成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和先行区;中国加入WTO在即,广东成为中国文化与经济对外交往的一扇窗口。 此时的广州东部天际线可以说是日新月异。今天已经成为商圈CBD的珠江新城在当时还是一片耕地,与这片农地隔水相望的一个岛上一座外形奇特的建筑拔地而起。1998年,一座外形好像撑起盖面的钢琴的音乐厅正式宣告完工——星海音乐厅的建成,宣告了广州的交响乐演出事业正式进入“厅团合一”的时代。跟国际上主要的音乐重镇一样,一座城市的交响乐团有了一个专业的音乐厅作为大本营。走进星海音乐厅的广交当时正处在这样一个历史转折点:刚完成了职业化道路的改革,引入与国际接轨的“音乐季”制度。以星海音乐厅作为主要演出场地的广交犹如在珠江边找到了一个安乐窝,能够在南粤大地上安稳地茁壮成长。广州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靠近港澳,乐团在成长的时候引入海外人才非常便利。2001年任命当年41岁的叶咏诗担任音乐总监,广交的第一任音乐总监叶咏诗,曾经师从小泽征尔,生于广州,后来在香港管弦乐团任职驻团指挥。“广交的用人方式也是很务实的,与其从远方请一个大名鼎鼎的指挥,还不如找一个能够跟乐团一起成长的指挥,”陈擎这样说。 1997年7月16日,广州交响乐团第一次实行拉幕考试 1997年的体制改革打破了论资排辈,确立唯才是用的创新机制。广州交响乐团作为省直院团体制改革试点单位,率先实行竞争上岗,全员聘任制度。遵循国际惯例的“盲听”(面试者在幕布后演出,在不清楚面试者身份的情况下更公平地考核对方的演奏水平)入职考核制度让大批真正优秀的演奏家进入乐团,现任小提琴首席张毅也是在当时30岁不到就凭借实力通过考核成为首席。 通过改革的广交目的在于树立一套能够通过公平竞争筛选天下英才的机制。2001年开始,外籍演奏家也陆续加入乐团建设,广交一下子成为了各国音乐英才汇聚的大平台。来自德克萨斯州的Michael(葛伟诺)自2001年起担任广交大管首席至今,在这座城市兢兢业业工作了17年之久;乐团还曾经有来自古典音乐重镇的德国演奏家——在乐团任职的德国双簧管演奏家Cornelius Finke师从柏林爱乐乐团的首席,从德国远道而来的Michael和Finke曾经组成管乐双重奏,专门演出当代先锋作品。他们为广州的音乐文化带来更加国际化的元素——除了广交的音乐会之外,他还会在广州举办一些爵士或者当代音乐的跨界音乐会。在改革开放的门户,广交切实践行“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的重要方针,成为广州对外展示中国文化建设的一扇窗口,同时也为这座前沿城市带来了不少丰富的异国音乐文化,大大丰富了南粤省城的音乐生活。 自2003年起担任广交音乐总监的余隆是推动中国交响乐界与世界对标的举足轻重的指挥家和艺术管理大家。余隆的加盟除了对广交提升艺术水准至关重要,其卓越的艺术理念和在世界乐坛广泛的影响力,为广交在国际舞台上发光发热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余隆在1990年代初便与广交结下不解之缘,在担任广交音乐总监前就曾经多次指挥过广交的音乐会。1998年,余隆创办了北京国际音乐节,20年间发展成为世界顶级的音乐艺术展示和交流平台,而连续参加过最初三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广交也成为了这个舞台的常客。 讲好中国故事:国际大师眼中的中国好乐团 “很难评价现在中国哪个乐团最好,但广州交响乐团绝对是最好之一,”陈擎这样说。实际上,在广交设立音乐季之后的20年时间里,艺术水准和国际声望早已跻身中国顶级乐团行列,从而吸引了国内外众多的一线艺术家频繁登陆广东舞台。 在世界舞台上,大提琴家马友友的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他与广东文化艺术的首度结缘,就是在2010年由广交主导举办的“广东亚洲音乐节”中。当时除了亚运赛场上有如火如荼的激烈赛事之外,星海音乐厅内也是星光闪闪。马友友与音乐总监余隆和广州交响乐团合作演出音乐节的闭幕式音乐会,是整个“广东亚洲音乐节”的高潮,马友友演绎的《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让人动容,波西米亚的乡土气息竟然在珠江边传达得如此深情。马友友与余隆和广交结下的情谊,为2017年开始举行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埋下了伏笔。在这个立足广东放眼世界的全新平台上,马友友破天荒首次担任一个品牌音乐活动的艺术总监,成为当年国际关注的重要音乐盛事之一。 翻看过去历年的乐季曲目单,都会发现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多次出现:潘德列茨基、郎朗、文格洛夫、白建宇……广交作为一个重要的演出团体,是世界大师频繁造访的一个合作媒介,市民得到了跟世界著名文化大都会同步的艺术享受,同时也提高了广交的艺术实力。通过一次次成功的演出,广交与世界一线的指挥家、演出团体和独奏家建立了联系,树立了广东的音乐品牌,让世界的音乐版图上也有广州的名字。 2017年是英国伯明翰交响音乐厅建成25周年,成为当年伯明翰市的一大文化盛事。从这个城市曾经走出了世界顶尖的指挥大师,柏林爱乐乐团总监西蒙·拉特尔爵士在年轻的时候正是在这里磨练成为世界一线指挥。在拉特尔爵士之后,这座音乐重镇又走出了另外一位著名指挥家安得利斯·尼尔森斯。可以说,伯明翰已经成为了影响世界的音乐重镇,而此时在这个音乐重镇爆发出巨响的,是音乐总监余隆银棒挥动下广交各声部发出的广州之音。这场由广州友好城市伯明翰市长亲自见证的音乐会,成为了广州交响乐团在世界著名音乐地标“讲好中国故事”的最好见证。 一提起通过交响乐团实现与全世界的文明对话,陈擎团长显得激动起来,声调也随之提高:“用交响乐这种世界主流文化艺术形式讲好中国故事,除了要演好中国作品之外,由中国一流乐团出色演绎经典外国作品,一样是讲好中国故事。”实际上,与中国文化有关的管弦乐题材近年来越来越走俏,不仅中国的作曲家在传统中国文化中提炼音乐元素,国外作曲家也对这个领域非常感兴趣。潘德列茨基的《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2017年9月24日,广交委约作品、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舞台艺术创作资助项目《中国诗歌》在星海音乐厅“广州交响乐团成立六十周年音乐会”首演 用古典音乐改变了城市的文化生活 广东人用餐的时候喜欢用“丰俭由人”来形容菜式的价格高低,从小炒到海鲜“九大簋”各色皆有。的确,在一个多元丰富的经济环境里,文化的消费有时候也出现不同价钱之间的竞争和选择。改革开放以来,“见惯大场面”的广东人在面对文化消费品的时候也很实际。广州交响乐团对外是一张“讲好中国故事”的交响乐文化名片,而在自己生长的土壤上,则深刻地改变了这里的文化生活。 十年前,在广州听一场古典音乐会的演出,一部作品不同乐章之间的停顿还会听到观众们的鼓掌,如今这种现象已经很少见了。广州的古典音乐观众有了一个固定的群体,而前来欣赏现场演出的观众素质也越来越高。在近年来,广州的古典音乐市场有了相当多的突破性进展,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圣彼得堡爱乐乐团等世界一流的演出团体相继来访,在广州的音乐圈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世界名团到访广州的意愿,固然跟广州本土的古典演出团体深耕密不可分。 在每年的9月初,陈擎都要主持一次新乐季的全体大会。作为行政领导,陈擎向所有团员们介绍新乐季的曲目,以及即将到访的音乐家情况。另外,广交会在每个乐季组织乐团音乐家走出音乐厅,拓展舞台和乐团以外的第三艺术空间,将音乐普及和推广带到基层和社区。广州交响乐团的乐季,已经成为了这座城市的文化常态。通过家门口的乐季演出,广州的古典乐迷逐渐培养起来,爱乐素养不断提高,聆听的口味也开始变得挑剔,有时候在音乐会结束后,乐迷在夜班车上还在不断争论不同乐组在演出过程中的表现。拥有如此专业投入的乐迷,也就是世界各大乐团开始青睐广州的一个原因了。而能享受与世界同步的文化艺术,也正体现了广东文化市场的活力和文化民生工作到位带给市民群众的幸福感。 除了面对一群“很较真”的乐迷,广交还开发出很多如深受普罗大众欢迎的“周日音乐下午茶”一样的演出品牌。下午茶音乐会系列定期在周日下午举行,是广州交响乐团和星海音乐厅共同主办的惠民普及演出,有些场次的门票提前一年就已售罄。乐团在这个系列中上演不同主题的中外古典音乐片段,指挥家还会向观众讲解这些作品的历史背景。从乐季到“音乐下午茶”,广交切切实实从做到了脚踏实地用古典音乐改变城市的文化生活。 “艺术不能够通过下降质量来取悦观众!”这是余隆在首届“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开幕式上的一句振聋发聩的话。的确,在面向普罗大众,如何让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群感受到古典音乐的魅力,同时也保持上乘的水准,也是一个职业交响乐团的重要命题。作为中国最具国际声望的乐团之一,在乐团班子和音乐总监余隆的带领下,这种既要融入城市生活,又要保证上乘质量的艺术要求,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广交不断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重要精神。正是在广东取得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大背景下,广交在这片领风气之先的热土上努力耕耘,润物细无声地改变和提升广州的城市文化生活。时值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节点,祝愿广交趁势而上,继续领跑!   报道来源: 广东艺术杂志微信公众号 点击查看原文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