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murphy

广州交响乐团录制《马思聪作品集》:刻录赤子之心,铭记家国情怀

提到古典音乐在中国的发展史,马思聪是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他是古典音乐在中国的重要开拓者之一,是最早获得国际声誉的中国小提琴家和教育家、多产的作曲家,曾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的首任院长。中国近代史离不开广东人的参与和推动,在音乐方面更是独领风骚,萧友梅、马思聪、冼星海、青主(廖尚果)等广东人,都在中国音乐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 8月17-20日,作为马思聪先生家乡的乐团,广州交响乐团由乐团常任指挥景焕执棒,录制了一套《马思聪作品集》,曲目包括他的《第一交响曲》《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思乡曲》,并特邀著名小提琴家徐惟聆担纲协奏曲和《思乡曲》的独奏。 据悉,1942年世界上诞生了两部反映“二战”时期反侵略反法西斯战争的交响曲作品,一部是肖斯塔科维奇在当年3月完成于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的《第七交响曲》,另一部就是马思聪先生于当年12月在坪石管阜完成的《第一交响曲》。马思聪完成于1944年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则是中国第一部以协奏曲体裁创作的大型小提琴作品。这部运用了广东音乐元素的开创性的作品,即使放在当下也是不可多得的“洋为中用”的范例。马思聪《第一交响曲》和《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极少见诸于演出舞台,这次是这两部作品面世近80年来的首次大同期静场录音制作。多年来,广州交响乐团一直注重对优秀中国音乐作品的发掘和演出,包括委约创作讴歌时代的新作品和对经典老作品的宣传推广。这次录制《马思聪作品集》充分体现了广州交响乐团在抢救性挖掘和传播优秀中国音乐作品方面的文化自觉和历史担当。 得知广州交响乐团录制唱片的消息,马思聪家属马之庸女士分享道:“马思聪先生从1932年学成归国到1949年之前过着艰苦的战争生活,尤其在抗战期间,到处逃难、流亡,目睹中华民族家破人亡、日军疯狂残暴的景象。他决定以音乐为武器参加这场为民族战的人民战争:以‘抗战’为题材创作大型器乐作品,表达中华儿女钢铁般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心。他的《第一交响曲》《F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等,饱含了他对日寇的仇恨、对民族的热爱、对人民英雄的崇敬和对胜利的欢呼,构成作品的感人内涵。现在广州交响乐团要录制这两部作品,十分难得。” 为进一步推动华南教育历史的挖掘与活化,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对抗战时期岭南大学在粤北的办学遗迹进行修复,今年9月将作为广东历史教育研学基地向公众开放。粤北是抗战时广东的大后方,南接曲江、北交郴州的坪石是当年粤汉铁路线上广东境内最北的一个小镇,彼时的马思聪任教于北迁至坪石管埠的国立中山大学师范学院。管阜中师时期的马思聪迎来了他创作上第一个黄金时期,在此期间他创作完成了《第一交响曲》与《F大第一调小提琴协奏曲》等作品。马思聪夫人王慕理女士曾在致友人的信中提到,常怀念在管阜中师的那段时间,她说:“环境幽静,生活安定,他(指马思聪)几个大作品,如《第一交响乐》《小提琴协奏曲》等,都在那时不吃力地完成,那可说是他写作的黄金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交响乐团特邀著名小提琴家徐惟聆担纲马思聪《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思乡曲》的小提琴独奏。1979年,著名美国小提琴家艾萨克·斯特恩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访华外国音乐家,发掘了一批后来享誉国际的中国音乐神童,徐惟聆便是其中之一。徐惟聆曾受教于林耀基教授,是这位享誉世界的中国小提琴教育泰斗最早的学生之一,而同为广东人的林耀基,也是马思聪在中央音乐学院担任首任院长时的学生。 徐惟聆认为,马思聪的这部《小提琴协奏曲》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加入戏曲元素是这首曲子最大的亮点,把广东音乐用西洋乐器表现出来,产生了很有趣的效果,演奏难度非常大,很考验小提琴独奏各方面的水平。本次录音,徐惟聆使用的是一把瓜达尼尼于1756年制作的小提琴(Joannes Baptists Guadanini 1756),这把琴是今年诞辰100周年的艾萨克·斯特恩大师生前使用多年的乐器。因此,广州交响乐团本次录制的《马思聪作品集》,也将马思聪和斯特恩这两位小提琴巨匠联系在一起,这段隔空琴缘也成为东西方小提琴交流的纽带。 这套《马思聪作品集》由广州交响乐团录音制作中心(GSO STUDIO)制作,特邀著名古典音乐录音师刘达操刀完成。这套意义非凡的唱片,有望于今年9月3日在马思聪《第一交响曲》和《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的诞生地韶关坪石进行首发。 报道来源: 南方都市报 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200822356753.html 2020年8月22日